南方的农村基本都会设有祠堂,碰到婚嫁丧娶等重大事宜和节日都会在祠堂里举行相应的仪式。

这次回来参加已逝父亲和二伯的宗祠排位仪式。仪式上必须请到的三位乡村到人前来念经颂佛。看着这些做了大半辈子法事的道人舞弄一天也是相当累人的一件事。其实,到头来,之前的悲伤都已经淡化掉了,更多的则是天南地北的亲朋难得聚首所带来的愉乐!

物是人非的乡村。